首頁 > 新聞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RCEP北京談判有新突破,年內完成信心增強

第一財經 2019-08-04 22:21:35 聽新聞

農產品和高標準自貿區問題,日韓交惡、印度的強硬立場都可能成為障礙。

雖然遭遇多個成員間的關系困境,8月2~3日首次在北京舉行的《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部長級會議依然取得了重要進展。但是否能如期在11月RCEP領導人峰會上完成談判,正如北京這幾天的煙雨天氣一樣,依舊迷蒙。

緊鄰會期,日本、韓國雙邊經貿摩擦升級,而印度工業與貿易部長尤什·戈亞爾(PiyushGoyal)因出席議會會議無法前往北京參會,也給談判帶來了一些不確定性。第一財經記者在會議現場看到,由東盟秘書處安排的座次也顯得相當微妙,中國代表團位于中間,左手邊緊鄰日韓代表團,右手邊則是印度代表團,更外延的左右手分別是新西蘭和澳大利亞,東盟各國在之后分列左右。

8月3日晚間,中國商務部公布的信息顯示,本次會議推動談判取得了重要進展。在市場準入方面,超過三分之二的雙邊市場準入談判已經結束,剩余談判內容也在積極推進。在規則談判方面,新完成金融服務、電信服務、專業服務3項內容,各方已就80%以上的協定文本達成一致,余下規則談判也接近尾聲。

一位多邊談判領域的資深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完成超過三分之二的雙邊市場準入談判,令人振奮。但對余下談判議題的難度不可低估,尤其是涉及敏感的農產品和高標準自貿區問題,印度一貫所持的強硬立場與日韓之間最近的交惡都可能成為最后成功的障礙。總之還需各方做大量艱苦細致的工作。

胡春華出席RCEP部長級會議開幕式并發表主旨演講

日韓成為會場焦點

自2012年11月RCEP談判啟動以來,6年多時間內,已經歷2次領導人會議、15次部長級會議和27輪談判,而到了最后階段,也迎來困難最大的時期。

8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出席RCEP部長級會議開幕式并發表主旨演講。胡春華強調,目前,談判已進入最后的關鍵階段。中方愿與各成員一道,增強年內結束談判的信心,把強烈的政治意愿轉化為推進談判的積極行動,在市場準入上展現出更大的靈活性,在規則談判上盡量求同存異,通過先期成果引領后續談判進程,齊心協力推動談判在年內順利結束。

對外經貿大學中國WTO研究院院長屠新泉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RCEP談判不涉及農業補貼,市場準入包含了農產品,是困難集中的部分。本輪雖然取得了重大進展,但最困難的部分往往集中在最后階段。

日韓經貿摩擦升級成為最大的意外。8月2日,日本政府在內閣會議上正式決定,把韓國移出可享受貿易便利的“白色清單”;韓國也立即回應稱,將把日本移出本國的貿易“白色清單”。

第一財經記者在現場看到,就在接近9點會議開始的最后時刻,日本代表團迅速從門口進入,但全程并無和韓國代表的交流。一位接近談判的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雙方在會議中就貿易禁運問題各自原則性表述了幾句,但都沒展開。

8:59,日本代表團入場

就在大阪G20峰會后,7月1日,日本政府宣布,從7月4日起對韓國的三種半導體產業原材料加強管制,并將韓國排除在貿易“白色清單”之外。此后韓國試圖通過外交渠道、訴諸WTO等多手段,應對這一“史無前例的緊急狀況”。

前述多邊談判領域資深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說,中國對RCEP的態度一向是積極促成,當前形勢下更顯緊迫。其他成員能否積極推進,還取決于它們能否有效抵制美國的干擾。

他分析說,農產品領域,澳大利亞、新西蘭是進攻方,印度、印尼、菲律賓等都有農業安全的問題。日本、韓國農產品市場開放也涉及國內政治,不能低估韓國政府在農業問題上的保守立場。對高標準的自貿區,則主要是澳、新、日、韓比較堅持。

在此次會議前,7月31日,商務部部長助理李成鋼在國新辦發布會上宣布了談判進展信息。彼時,他說,RCEP第27輪談判7月22日至31日在河南鄭州舉行。在這一輪談判期間,各方召開了貿易談判委員會會議,同時還舉行了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原產地規則、貿易救濟、知識產權、電子商務、法律和機制等相關工作組會議。本輪談判在各領域都取得了積極進展,這些進展也為8月2日至3日將在北京召開的RCEP部長級會議做了充分準備,推動各方在部長級會議上取得更多實質性成果。

印度立場是未來談判關鍵

如果要選出另一個未來談判的關鍵點,多位業內人士及專家均指向印度。

一方面,印度的人口紅利和市場前景對于其他RCEP談判方具有極大吸引力;另一方面,RCEP久拖不決,其中一個主要阻力就是印度不愿開放市場,核心關切則是不愿意降低關稅。

本次談判,代替戈亞爾出席的是印度工業與貿易部秘書(副部級)阿努普·瓦德萬(AnupWadhawan)。第一財經記者在現場看到,盡管如此,印度代表團仍于8點20左右抵達,是所有代表團中最早到達會場的。

澳大利亞貿易、旅游和投資部長西蒙·伯明翰(SimonBirmingham)在會前對第一財經記者說,印度是RCEP各談判方中,唯一一個沒有與澳大利亞簽署自貿協定的國家,期待能促成澳印雙邊及廣泛議題的合作。

新西蘭主管農業部長達米安·奧康納(DamienO’Connor)指出,一旦RCEP最終達成一致,將給新西蘭提供與印度的自由貿易關系,這是一個擁有超過2.6萬億美元GDP的快速增長經濟體。

但今年6月,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在接受外媒采訪時表示,16個國家之間達成協議存在障礙,他愿意暫時在沒有印度參與的情況下達成RCEP。

現場座位安排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張琳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首先,東盟作為RCEP領導核心,無法協調區內大國例如印度、日本、韓國之間的政策差異性等,不能在區域合作談判中提供足夠的向心力;其次,印度的立場和態度,深刻影響著RCEP談判的進程和走向。印度參與RCEP,面臨著“反貿傳統”的抵制、在亞太區域價值鏈中存在感和融入度低下,成為談判的主要障礙。

盡管有著這樣或是那樣的摩擦、爭端,或是不同意見,面對一個納入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兩個大國,促進經濟發展和貿易增長的亞太重要區域自由貿易協定,參與談判的多方依然顯示出了很強的政治意愿。

2018年,各成員國之間貿易總額增長了4.53%,高于成員國對外貿易總額的增長速度。與會各國部長表示,RCEP對于促進亞太地區貿易發展,維護開放、包容和基于規則的貿易體制,創造有利于貿易投資發展的區域政策環境至關重要,各方要保持積極談判勢頭,務實縮小和解決剩余分歧,實現去年RCEP領導人會議確定的2019年年內結束談判的目標。

伯明翰就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專訪時強調,與中澳、澳印等雙邊自貿協定相比,澳大利亞目前的首要談判是完成RCEP,使得RCEP盡可能地有雄心和全面。努力達成RCEP,具有重大的全球意義。除了雙邊的關注,RCEP在促進市場準入、申請原產地規則的共性、對于區域內的商界融入價值鏈至關重要,大數據、電子商務也是WTO框架下談判的一部分,RCEP投資章節與區域內部的資本流動有關。

值得關注的是,8月1日,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在泰國曼谷會見印度外長蘇杰生。王毅表示,中方重視兩國貿易不平衡問題,愿同印方做大合作蛋糕,擴大進口印優質產品,挖掘拓展新的合作渠道,加大在投資、產能、旅游、通信、互聯互通等領域合作,希望印方為中國在印企業提供公平公正的營商環境。

RCEP談判于2012年由東盟發起,成員包括東盟十國、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和印度。RCEP涵蓋47.4%的全球人口、32.2%的全球GDP、29.1%的全球貿易以及32.5%的全球投資,是當前亞洲地區規模最大的自由貿易協定談判,也是我國參與的成員最多、規模最大、影響最廣的自貿區談判。(本文配圖均為記者郭麗琴現場拍攝)

責編:石尚惠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著作權歸第一財經所有。未經第一財經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保留追究侵權者法律責任的權利。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關鍵字

RCEP印度日韓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500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