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產經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票房已超22億,哪吒捅破國漫天花板

第一財經 2019-08-04 18:52:47 聽新聞

本土動畫電影總算揚眉吐氣了一回,可《哪吒》到底為何能炸開一直處于低谷的動畫電影票倉,會不會是本土動畫的“曇花一現”?

最近在抖音上最火的一句詞兒當數:“我是小妖怪,逍遙又自在!”這是目前正在熱映的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下稱《哪吒》)的經典臺詞。

截至8月4日17時30分,《哪吒》票房破22億元,甚至被預測有望破40億元票房,不僅成為本土動畫電影票房第一,還將第二名遠遠甩在了身后,一舉成為中國影史上票房最高的動畫電影。這是該片導演餃子此前根本無法想象的輝煌戰績。

幾乎此前所有本土動畫電影的票房總和可能都抵不過一部《哪吒》,這也讓《哪吒》這部動畫電影顯得有些“意外”。

“經過這次,動畫電影也許可以真正被主流電影圈認可了。”一位多年動漫產業從業者向第一財經記者感嘆。

一直以來,動畫電影無法登上國產電影主流類型,票房低、投資成功率低、回報遙遙無期、從業者生存困窘……本土動畫電影總算揚眉吐氣了一回,可《哪吒》到底為何能炸開一直處于低谷的動畫電影票倉,會不會是本土動畫的“曇花一現”?

內容:拒絕“新瓶裝舊酒”

魔丸托生的哪吒,卻有著心懷天下之大義,“富二代”的敖丙卻又有內心的掙扎與無奈,本該高高在上、仙風道骨的太乙真人在這部影片里又變得那么平易近人,執掌天庭律法的李靖不再是一個符號化身,而是愿意代替兒子去死的父親。“李靖他那句‘那是我兒’看哭了很多人。”一位影迷感嘆道。

《哪吒》一系列大膽又一反常規的人物設定,不僅沒有引發觀眾的反感,反而讓一個個個性鮮活的人物形象躍然于銀幕上,又引發了銀幕前萬千觀眾內心的共鳴,甚至還引起了諸多知名影視劇演員的仿妝短視頻跟拍,一時間在網絡上十分火爆。

“相比40年前美影廠版本的《哪吒》,雖然有很多向經典致敬的內容,卻又是一個全新的故事,并且扎根于時代當下,人物更豐富,故事框架更飽滿,人物性格更真實,故事很嚴謹。你有沒有發現,《哪吒》的形象特別像我們現在的90后、00后們,他們有個性,拒絕成見,而《哪吒》母親更像是當下撐起半邊天的獨立女性,她的稱謂也不再是李夫人,而是用了她的本姓——殷夫人。這些人物設定更符合當下主流人群的價值觀,更能打動人心。”上海炫動匯展文化傳播總經理助理張煒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中國文化博大精深,大量經典人物和故事本就是一筆巨大財富,然而一直缺乏很好挖掘,特別是動漫領域,常常是‘新瓶裝舊酒’,畫面、美術風格換了個樣,內容、價值觀沒有與時俱進。這也是中國動畫在改編經典IP時遇到的困境。”張煒感嘆道。

灼識咨詢的咨詢總監馮彥嬌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哪吒》能成功的一大原因是制作團隊對黃金IP的重新打造,以及背后團隊的匠心制作。很顯然,《哪吒》雖然借鑒了經典文化IP,卻又打造了一個全新的IP。“《哪吒》的意義,不僅在于成功打破了經典,更為后來者提供了動畫電影存在更多可能性的示范,讓人看到了動畫電影打造一種大世界觀、大作品集群的可能,而且是一個純原創的東西,不是基于一個已有的IP改編。”張煒表示。

行業:主流電影人闖入

回顧中國動畫電影票房排名,在《哪吒》上映之前,《大圣歸來》票房9.5億元已經是中國動畫電影的巔峰,在真人電影動輒十幾億、二十億元,最高的《戰狼2》票房甚至已經達到了56.8億元的當下,動畫電影的票房標桿有點低,剩下的除了《大魚海棠》、《白蛇緣起》,前十名中其他幾部全都是《熊出沒》、《喜羊羊》系列大電影,且票房都并不太高。

“究其原因,主要還是動畫電影的制作一直是家庭作坊式,大都是師父帶徒弟,缺乏團隊化、工業化制作模式,這必然導致國產動畫電影總有各式各樣的缺陷,或美術不足,或劇情低幼。可以說,這些年動畫電影并沒有真正跟上國產電影發展的步伐。”張煒感嘆道。

一位專業動畫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中國動畫電影一度也有過輝煌,比如《大鬧天宮》,《天書奇譚》,然而行業的不景氣和資金的匱乏,使得很多動畫師都改行或放棄創作,于是在動畫電影《寶蓮燈》后,中國本土動畫電影有一個超過10年的“斷檔期”。

“好的動畫電影需要優秀的劇本,優質的動畫和特效,你看迪士尼的《獅子王》畫了3年,動畫師去了非洲看景,甚至在工作室牽來真獅子觀察作畫。其實我們老一代的動畫師也有這樣的敬業精神和觀察實物作畫的習慣,可惜產業缺乏工業化流程,也缺乏資金支持,無法批量生產優質動畫。《哪吒》的確是火了,但該影片是導演餃子憑借自己的一腔熱忱和堅持才做下來的,有多少業者愿意在幾乎沒有收入的情況下死撐數年?餃子沒有資金,就只能找一家家的制作公司一點一點外包制作,這需要時間和堅持,而且在上映前,你根本無法估測電影是否會成功。”上述專業動畫師向第一財經記者無奈地表示,《哪吒》的確是爆款,但這并不代表中國動畫電影就實現了工業化,一個行業的良性產業化運作并不是依靠幾部爆款就能打造的,這需要完善的產業鏈結構和充足的資金。

已經很多年,動畫電影幾乎不被電影圈待見,甚至連分支都算不上。數十年前,動畫電影幾乎都被美影廠承包了,但到了如今,美國好萊塢一部部動畫電影不斷創出票房新高,與真人電影遙相呼應,而國產動畫電影卻根本不入主流電影人“法眼”,投資圈也一直敬而遠之。

第一財經記者采訪了解到,迪士尼這類國際電影巨頭,其打造動畫電影有一套完整的產業鏈,比如劇本就可能修改數十遍,保證內容為王,在定下劇本的同時,其消費品團隊就會跟進,根據主要人物的人設來設計衍生品,隨后其有精細動畫師和高科技團隊打造動畫效果,有時一個幾秒的背景光影效果鏡頭需要動畫師制作數月,只為了逼真。而后期的制作和電影的排片和宣發都可能在影片上映前1~2年就已安排妥當,在電影上映的同時,此前設計好的衍生品也同步銷售,整個過程可控且工業化流程,并能保證一定的收益,也會獲得不俗的投資回報。

相較之下,中國動畫產業缺乏這樣的工業化流程和資金支持。餃子此前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中國的動畫工業體系遠落后于好萊塢:“現在也就是勒緊褲腰帶造‘原子彈’的過程,當某個環節無法實現的時候,就用土法制造,變著法子總能夠把它給死磕出來。但這也是無奈之舉。”

《喜羊羊》大電影推動動畫電影票房進入億級,打造了中國動畫電影發展模式——從電視銀屏入手,上百集的動畫劇集打基礎,然后做大電影,這一模式雖然幾乎成為當下動畫電影的主流模式,但需要漫長的電視集數來鋪墊,《喜羊羊》系列2300集,《熊出沒》上百集,漫長的投資期,資本方們顯然沒有耐心做這樣的等待。

直到《大圣歸來》,終于出現轉機。2015年7月暑期檔,該片上映后,一下將動畫電影的票房高點從1億、2億推高到9.5億元,讓很多資本和制作方看到了動畫電影的投資機會,特別是讓國內電影頭部公司光線傳媒(300251.SZ)看到《大圣歸來》的票房豐收后,下決心重點布局動漫電影產業,于2015年10月成立了彩條屋影業,才有了后來的《大魚海棠》、《白蛇緣起》,最終在《哪吒》這部影片上實現了票房“大爆發”。

為何光線傳媒的入局如此重要?

“這些年,中國電影產業大量學習好萊塢電影工業化制作,制作了大量高票房的真人電影,卻一直沒有將目光瞄向動畫電影,而動畫電影涉及到美術、劇情、后期制作、融資等,恰恰是最需要工業化制作的電影類型,卻一直將工業化封閉在大門外,光線傳媒的進入,無疑是將電影工業化、團隊化的制作模式帶入了動畫電影。”張煒表示,“你有沒有發現,《哪吒》電影末尾還預告了一系列封神IP動畫電影,雖然目前該系列才成功了一部影片,但如果只要繼續堅持這樣的制作水準,誰能說未來一定不能打造出一部類似‘漫威宇宙’一樣的‘封神宇宙’?這一操作不正是好萊塢工業化電影中的IP系列化開發的模式嗎?”

若按照貓眼電影專業版預測,《哪吒》最終的中國內地票房將達到44.87億元,這個數字可能是此前所有國產動畫電影票房的總和甚至遠遠超過。

市場:接納度提升

《哪吒》的成功離不開制作方的努力,卻也有市場的功勞。

一位動畫電影人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如果今天《哪吒》票房沒有“炸”,短期內肯定還會有別的動畫電影票房“炸”,看似偶然,其實背后是一種必然,市場開始成熟,專業制作方開始加入,動畫電影的引爆也就成了必然。

如今,越來越多的動畫片開始擺脫低幼化的標簽,努力在成人領域打開一片天,讓越來越多的成人開始關注動漫。

“一方面,2C端,消費者對動畫電影的接納都不斷提升。這方面,好萊塢功不可沒,漫威大量電影本身就是與動畫結合的真人電影,每一部電影背后在動畫制作方面耗費的時間和資源甚至遠超過真人拍攝中的投入。在漫威一系列電影的推動下,動畫電影和真人電影的界限很模糊,觀眾已經接受了電影中出現大量3D動畫這樣一種模式。另一方面,在2B端,越來越多的商家開啟了動漫形象的跨界營銷,甚至很多企業喜歡用動漫形象作為代言人,在他們看來,動漫形象沒有緋聞,更不會老去,優勢不言而喻。這一切都顯示了動漫在社會的接納度不斷提升。”張煒表示,“市場已經準備好了,靜待優秀作品的出現,對于動畫從業者而言,只需用心打造出好的作品,就必然能夠引爆市場。”

“如今‘動畫是給小孩子看的’觀念已不再根深蒂固,開始實現動畫全民化,用戶群體擴大化。”馮彥嬌表示。

在今年中國國際動漫游戲博覽會上,中國文化和旅游部產業發展司副司長馬風表示,雖然我國動漫產業發展時間較短,還是一個新興產物,但如今市場產值已接近1600億元,動漫企業也超過數千家,隨著以互聯網為代表的高新科技迅速發展,動漫產業正處于突破性增長階段。

瀚葉數據資深分析師慕昕然認為,隨著移動互聯網高速發展,這些互聯網公司紛紛入駐動漫產業,例如騰訊、網易等大力扶持動漫產業的發展,并在2016年以后動漫產業發展達到了頂峰,如今用戶規模已經超過3億。

前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四年前《大圣歸來》的火爆引發了一輪動漫產業投資熱,《哪吒之魔童降世》(下稱《哪吒》)的火爆會不會再次引發動漫產業投資熱?

不可否認,《哪吒》的確給投資方帶來了豐厚的回報,光線傳媒的公告顯示,截至7月29日24時,《哪吒》在中國內地上映4天,票房成績已超過8.99億元,光線傳媒源自該影片營收約2.03億元~2.43億元!(截至8月4日17時30分,《哪吒》票房破22億元)若以此類推,按照貓眼預測的44.87億元,《哪吒》最終可以給光線傳媒帶來10.13億~12.13億元營收,超過光線傳媒今年一季度9.16億元的總營收。但在業內人士看來,僅靠一部《哪吒》對當下動畫電影的提振可能有限。

“如今已經沒有多少資本愿意投資動漫,即便《哪吒》火了,一來大多數資本都清楚,要出一部《哪吒》太難了;二來,關注動漫的一級投資市場真的都沒多少錢了。”辰海資本合伙人陳悅天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去年以來,整個影視產業陷入了行業寒冬,資本也大撤退。

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就向記者指出:“去年以來,資本大退潮,行業內上市公司市值大衰退也是重要原因。從2016年影視行業上市公司市值高峰到現在,整個影視行業上市公司市值平均下跌72%,現在影視公司市值只有過去三分之一不到,一家上市公司市值跌個80%是正常跌幅,這種情況下資本是無法進入的,多重因素交織在一起,導致我們大量影片找不到資金去拍攝,今年,無論是申報電影備案還是電影開機數量都在嚴重下滑,大家都在觀望、等待、猶豫不前。”整個影視產業如此,更不用說“后進者”動漫了。

近幾年互聯網動漫雖迅速發展,但國產動漫產業的基礎還是很薄弱,表現在創作人才、創作機制、作者的回收保障、衍生化的商業模式等方面都不太成熟。

馮彥嬌分析:“由于發展滯后,很多公司與動畫制作團隊都缺乏該有的專業素養,缺乏大項目的流程經驗。當前中國動畫作品的創作繁瑣耗時、周期長。《大圣歸來》共耗時8年,其中僅制作周期就長達4年。《哪吒》里有1300多個特效鏡頭,由20多家中國特效工作室1600多名員工,耗時4年才完成。動漫公司的持續生產力也相對較弱,很難像好萊塢那樣成規模地產出保質保量的動畫電影。”

不過,動畫人也不必太悲觀,任何一個產業的成就都是靠從業者一步步腳踏實地的努力造就的,動畫電影也一樣。灼識咨詢認為,一個好的IP加上好的運營可以為公司帶來豐厚的回報,同時能惠及產業鏈各個環節。中國文化源遠流長,優質IP數量多,這些都是中國發展動漫行業的優勢所在。同時,國內動漫技術的不斷進步也將助力國產動漫的發展。

“有了《大圣歸來》、《大魚海棠》,于是有了今天的《哪吒》,隨著越來越多的優質動畫電影作品出現及推動下,動畫產業也必將發展成參天大樹。”張煒表示。

責編:彭海斌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著作權歸第一財經所有。未經第一財經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保留追究侵權者法律責任的權利。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相關股票

300251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500彩票